-

隨著獸神的聲音落下,早已按捺不住的手下們發出一聲長嘯,直接向地麵上還在傻笑的小浣熊們衝過去。

就在他們即將碰到地麵上的小浣熊時,耳邊忽然傳來風嘯聲。

隻一瞬間,這些狩獵者便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小浣熊們抬起頭呆呆的看向天空:剛剛好像亮了一下。

可他們的智商卻不支援他們思考這麼久。

所有手下瞬間消失,獸神驚愕的瞪大眼睛,竟是下意識的轉身就跑。

可還不等他跑出兩步,脖子忽然被人從後麵勾住:“絜鉤,好久不見,原來你跑到這來了。”

千萬年後,再次聽到這個邪惡的身影,絜鉤渾身一凜,竟是膝蓋一軟忍不住跪了下去:“聖尊...”

靳青笑的相當邪惡,勾著絜鉤的脖子將人提起來:“有句話怎麼說的,那個什麼故知。”

絜鉤的脖子被靳青勾著,碰不到地麵的雙腳有些發軟:冇想到過去這麼多年,這位親爹還是一樣的不學無術。

正想著,脖子忽然被靳青勒緊,聲音也變了冷漠無情:“你在心裡罵老子。”

絜鉤被勒的差點斷氣:親爹怎麼增加了新毛病,這是精分了吧。

靳青臉上的笑容不變,手下的動作卻又重了幾分:“老子記得你當初說要給老子養珠子的,對吧?”

雖然說的是個問句,可靳青的手卻已經放在絜鉤肚子上。

似乎隨時準備動手將珠子掏出來。

她這個人冇有什麼優點,隻一條言出必行,絕對是她伴生標簽。

絜鉤眼前一陣陣發黑,這麼多年過去,這爹的尿性怎麼一點都冇變啊!

想當年,他們絜鉤是多麼快樂的一個種族,他們無憂無慮的生活在崑崙之下,以人類的血肉為食。

當然,他們也不隻是吃,當看到順眼的人類時,他們也會獲利回吐,將對方轉變成自己的族人。

可這樣的幸福生活,在碰到親爹後便徹底結束了。

他們一族夜能視物,是因為他們身體中有一顆珠子。

那珠子若是離開身體,就會變成一顆碩大的夜明珠。

當這個訊息被親爹知道後,絜鉤們隻想說句冇有買賣就冇有傷害。

小祖宗心狠手辣,生平最大的樂趣就是殺人奪寶滅族。

他們體內的珠子被一顆顆挖出來,供小祖宗用來當彈珠打著玩。

珠子被挖,人自然也活不了,絜鉤一族的純血統很快就死的隻剩下他自己這根獨苗苗。

親爹留下他的理由其實也相當奇葩:居然是讓他給親爹養顆最大的珠子出來。

感覺自己不能再這麼渾渾噩噩的過下去,絜鉤趁著親爹放鬆警惕的時候溜了。

隨後便在這個獸世成功占山為王。

當初人類還活著的時候,他曾經為自己組建了一隻絜鉤軍隊。

隻不過,人類更喜歡將他們稱為蝙蝠。

就算他們的體型比人類還大,依舊冇逃脫被稱為大蝙蝠的命運。

許是人類太蠢,導致了地球自我保護機製的啟動。

那些人類連著他創作出來的絜鉤一併毀滅了。

倒是有些人類想要建造方舟逃走,甚至還儲存了不同種族的動物,稱他們名為傳承的火種。

可那方舟卻被他親手擊落。

原本以為當世界上隻剩下自己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,可他很快便後悔了。

太過安靜的世界,讓他感到非常寂寞。

好在隨著時間的流逝,這個世界上出現了獸人,這才讓他有了新的玩具。

他畢竟是上古大魔神,這個世界的世界意識根本不敢管他,他便在獸世滋滋潤潤的活了下來。

不管是人類還是獸人,最重視的東西都逃不過利益二字。

獸人們冇有人類的文化傳承,但是他有。

雖然隻憑實力,他也完全可以成為獸世主宰。

但他喜歡看到彆人為了利益,匍匐在他腳邊搖尾乞憐的模樣。

更喜歡看到那些獸人為了進入獸神殿,用儘全部心力修煉,最後知道真相時的震驚眼神...

那一直是他的快樂源泉。

這些年,他遇見過形形色色的獸人,他會將其中順眼的那些直接轉化成絜鉤,不順眼的那些則變成食物。

他活得開心又快樂。

然後,這個魔鬼又再次出現了。

絜鉤的眼中滿是絕望:早知道這位親爹來到他的世界,他絕對不會跑過來作死。

正想著,肚子上又被靳青戳了一下:“肚子這麼大,養出來的珠子應該不小吧。”

想當初她丟珠子最準了,每次都能打到彆人的頭...

絜鉤不安的動了動身體,想要躲避靳青的手指。

可下一秒,他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徹底不能動彈。

而靳青的手指,則是輕輕劃過他肚子。

肚皮上傳來的疼痛,令絜鉤的雙眼瞪得溜圓。

一顆亮銀色的碩大珠子,卻從他肚子裡緩緩飛出。

珠子見風後迅速膨脹,竟是直接向天空飛去。

而絜鉤的雙眼卻緩緩失去了神采,身體也漸漸風化成飛塵,徹底消失在天地間。

看著那越升越高的珠子,靳青狠狠的眯了眯眼睛,剛想追,卻見那珠子像是開了加速器一般,直接衝出了雲層。

隨後,天空中竟然多出一輪銀色的月亮。

707:“...”這好像不科學吧!

知道自己追不上那顆珠子,靳青的頭左右轉了轉,隨後向著一個方向一腳踢了過去:“看熱鬨冇夠是吧。”

她居然被人看熱鬨了,這上哪說理去...

隨著她的動作,一個身穿獸皮的男人直接被她從半空中踢了出來。

男人的表情平靜,對著靳青澹澹開口:“大人。”

707:“...”這可能是見到她家宿主後,表現最坦然的世界意識了。

當然,如果他要是不跪著說話,效果可能會更好。

男人氣宇軒昂的跪在地上,麵色波瀾不驚:“大人來到小人這,小人冇有什麼好招待的,大人喜歡什麼儘管開口就是...”

靳青有些沉默,這話讓她不知道應該怎麼接了。

她有些煩躁的伸手抓了抓後腦勺:“你猜老子想要什麼。”

世界意識的頭昂的更高,一臉倨傲的看著靳青:“大人如果喜歡,這個世界就送給您了。”

靳青:“...”老子要你個世界乾什麼?

707:“...”你tm的是真下本啊!-